2010年上海世博會音樂著作權服務單位      2008年北京奧運會音樂著作權服務單位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版權知識 經典案例

張學友杭州演唱會表演權侵權案例分析

 

案情:

2007430,北京鴻翔風采國際文化有限公司、浙江世紀風采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浙江國華演藝有限公司聯合主辦了張學友好久不見中國巡回演唱會(杭州站),演出的地點在有4萬座位的杭州黃龍體育中心,演出結束后,媒體報道“4萬歌迷和45歲的張學友完成了一次絢爛而默契的約會。”演出異常火爆,歌神張學友得到了數以萬計的歌迷的熱情追捧。令人遺憾的是,就是這樣一個令組織者賺得盆滿缽滿的大型商業演唱會,演出組織者在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多次地告知使用音樂作品進行公開表演需要征得作者許可并且支付報酬的情況下,拒絕獲得使用許可,那么這樣一場令歌迷瘋狂的演唱會成為了在法律意義上的侵權的演出。

為此,代表了廣大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的集體管理組織-----音著協不得不訴諸法律,以保護著作權人依法應當享有的著作權。

2007123,音著協代表香港作曲家、作詞家協會的巫啟賢、劉卓輝、劉諾生、潘偉源、古倩敏、周華健、王菀之、張學友8位詞曲作者向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法院追究三個組織者侵犯表演權的法律責任。

法院受理案件之后,依法組成了合議庭,開庭審理之后,法院認為:

音著協作為音樂著作權人的集體管理組織,根據著作權人的授權,可以以自己的名義對侵犯其代表的著作權人合法權益的行為提起訴訟。音著協根據其余香港作曲家和作詞家協會的相互代表合同,香港協會簽約的詞曲作者的音樂作品在中國大陸地區進行著作權管理,享有作品表演權的專有許可使用權。

三被告作為張學友杭州演唱會的主辦和承辦單位,是該演唱會的組織者和權利義務承擔著。應當在使用音樂作品前取得著作權人的許可,并支付報酬。三被告在未取得許可,未與音著協就使用費達成一致意見的情況下,在演唱會中使用了該協會管理項下的8首音樂作品,未支付使用費,其行為已經侵犯了相關著作權人的表演權,依法應當承擔連帶侵權責任。雖然上述8首歌曲有部分作品為張學友本人作詞作曲,但根據張學友與香港作曲家作詞家協會簽訂的協議,其已將自己創作的歌曲的表演權轉讓給該協會,該協會又授權音著協進行管理,演唱會的組織者應當就其使用行為向音著協支付使用費。

對于使用費數額的確定,目前我國大陸地區未對演唱會中音樂作品的使用費標準進行明確規定,使用費數額需由相關當事人協商確定。音著協舉證證實了該場演唱會的六種票價,并根據此計算了平均票價。本案中三被告未明確演唱會的實際收入情況,亦未明確每種票價所對應的票數。按一般票價與數量的對應情形,音著協計算的平均票價應當高于該場演出的實際平均票價,但因三被告未就此進行舉證,本院亦音著協計算的平均票價為主要參考依據,綜合考慮三被告的過錯程度,演唱會的規模、歌曲數量等使用情況和此前有關的合理規定,對賠償金額酌予認定。

三被告提出的存在贈票和未能售出的門票的情形,因贈票系組織者自行處置的行為,該費用應當由三被告自行承擔。至于未能實際售出的門票,因三被告未明確該場演唱會的實際收入,音著協提出的2.5%的比例在曾經適用的部門規定中系以應售門票售價總額為基數進行計算,因此不受是否實際售出情況的影響。

音著協提交證據證明其為此次訴訟支付的律師費用1萬元和辦案車費191元,屬于為維權支付的合理費用,本院予以支持。

據此,法院判決三被告連帶賠償原告音樂作品著作權使用費8萬元和訴訟合理支出1萬零191元。

對于一審判決,三被告不服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經審理認為: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二十四條規定,使用他人作品應當同著作權人訂立許可使用合同,本法規定可以不經許可的除外。在本案中,音著協作為音樂著作權人的集體管理組織,根據著作權人的授權,可以以自己的名義對侵犯其代表的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的行為提起訴訟。20039月,音著協與香港作曲家和作詞家協會簽訂相互代表合同,約定香港作曲家作詞家協會授權音著協在中國大陸地區代為行使其與作者簽約的音樂作品公開表演的專有權利。音著協根據該合同,對與香港協會簽約的詞曲作者的音樂作品中國大陸地區進行著作權管理,享有作品表演權的專有許可使用權。三上訴人作為張學友杭州演唱會的主辦和承辦單位,是該演唱會的組織者和權利義務承擔者,應當在使用音樂作品前取得著作權人的許可,并支付報酬。三上訴人在未取得許可,未與音著協就使用費達成一致意見的情況下,在演唱會中使用了該協會管理項下的8首音樂作品,未支付使用費,其行為已經共同侵犯了相關著作權人的表演權,依法應當承擔連帶侵權責任。雖然1993年頒布的《演出法定許可復仇標準暫行規定》制定,該規定已于200258在國家版權局令第2號中公布廢止,但原審法院根據音著協舉證證實了該場演唱會的六種票價,并據此計算了平均票價。且三上訴人未明確演唱會的實際收入情況,亦未明確每種票價所對應的票數。按一般票價與數量的對應情形,音著協局算的平均票價應當高于該廠演出的實際平均票價,但因三上訴人未就此進行舉證,原審法院以音著協計算的平均票價為主要參考依據,綜合考慮三被告的過錯程度,演唱會的規模、歌曲數量等使用情況,對賠償金額酌予認定并無不當。

原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到此,該案塵埃落定。

 

評析:

 一、            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著作權人的著作權保護問題。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主權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但是香港作為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制度仍然保留回歸前的法律體系,所以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公民的著作權按照《著作權法》第二條的規定比照外國人的作品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和中國共同參加的國際條約受《著作權法》的保護。

《著作權集體管理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外國人、無國籍人可以通過與中國的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訂立相互代表協議的境外同類組織,授權中國的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管理其依法在中國境內享有的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所以本案中,音著協通過和香港協會簽訂相互代表合同的方式約定,在各自的區域內代表對方以自己的名義在本國或在本地區內管理對方權利人的權利,符合我國的法律規定。據此,原告有權管理所有香港協會的作品庫中的音樂作品在中國內地享有的表演權,并有權對侵犯表演權的行為提起法律訴訟。

 二、            關于表演權的專有許可使用的問題

1991年我國著作權規定,對著作權人的表演權采取的是法定許可的制度,即表演組織者使用著作權人的作品進行演出,可以不經著作權人的許可但應該向著作權人支付報酬。法定許可制度的立法初衷就是為了加速作品的傳播,剝奪了著作權人的許可使用權,只保留著作權人的獲得報酬權,使用者以一個國家規定的較低價格向著作權人付酬即可使用。為此,國家版權局于19938l 日頒布并實施了《演出法定許可付酬標準暫行規定》,其第二條明確規定:“演出作品采用演出收入分成的付酬辦法,即從每場演出的門票收入抽取一定的比例向著作權人付酬。付酬比例標準:按每場演出門票收入的7%付酬,但每場不得低于應售門票售價總額的2.5%。”

2001年修訂的著作權法取消了表演權法定許可的制度,權利人的表演權由法定許可的獲酬權----小權利變為專有許可使用權----大權利,也就是說,使用者在演出之前必須征得作者的許可,支付了報酬,才可以組織演出。否則就構成對詞曲著作權人表演權的侵犯,要承擔侵權的損害賠償責任。

由于法律的修改,200258在國家版權局令第2號中公布廢止《演出法定許可付酬標準暫行規定》。

音著協作為國內唯一的音樂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作為表演權的專有權人的代表,參照已實行多年并已經被演出行業普遍接受國家的標準,并未按照專有許可價格高于法定許可的國際慣例提高收費標準。只是按照同樣收費稅率制定了公開表演權的著作權收費標準。1993年的演出法定許可付酬標準的制定到現在已經十幾年了,在這十幾年中,我國的經濟發展水平大幅提高,物價也大幅上漲,在音著協至今仍然沿用1993年演出法定許可收費標準的情況下,一些非法使用者一方面侵權使用音樂作品大賺特賺,一方面還詆毀音著協“漫天要價”,我們認為這種情況應當讓更多的社會公眾、業界人士所了解,從而讓他們了解法律規定和事實真相,理性地看待音著協表演權收費工作。

  三、            表演者和詞曲作者同屬一人時的詞曲著作權的保護問題。

在某些情況下,表演者和詞曲作者是同一人,那么作為歌手的表演者權和作為詞曲作者的表演權在同一時刻被使用,通常演出的組織者都會給付表演者勞務費用,但詞曲作者的著作權使用費往往被忽略。這是不符合著作權法的規定的。使用者應當在支付表演者勞務費的同時,向詞曲作者支付著作權使用費。

比如本案中的張學友,他既是這場演唱會的表演者,同時他又是幾首涉案歌曲的詞曲作者。他通過與香港作詞家作曲家協會簽訂轉讓合同將自己的作品的著作權轉讓給了香港協會,該合同第二條明確約定,'將其目前屬其所有或今后在其繼續保持該協會會員資格期間將由其獲得或將歸屬其所有之全部音樂作品在全世界各地存在之全部演奏權及該等演奏權之各部或各份(不論是否受時間、地點、欣賞方式或其他方面所限),連同該等演奏權之全部利益讓與該協會,以便該讓與權利在繼續存在期間及繼續歸屬該協會或繼續受該協會支配期間完全歸該協會所享有'。這一合同約定的法律效力是,詞曲作者通過和香港協會簽訂轉讓合同,將自己己有的和未來創作的全部音樂作品在全世界范圍內享有的表演權轉讓給香港協會。

在本案中,張學友與香港協會的合同中已經明確約定了張學友的作品公開表演權已經轉讓給了香港協會,所以雖然演出的組織者向張學友支付了費用,但這個費用只是支付給張學友其作為歌手的演出勞務費,而并未包含由音樂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行使的其作為詞曲作者的著作權許可使用費。所以,音著協根據香港協會的授權,有權就張學友創作的歌曲的詞曲著作權使用費,向被告追索。

 

                                                                                                 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法律部    樊煜

 

 

 

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
網站導航       聯系我們       相關鏈接       合作伙伴       版權聲明
  Copyright ? 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30405號 聯系電話:010-65232656 京公網安備110101003455號  
德甲联赛什么时候开始